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股票

工作人员面对乞讨称影响其部门据称一天可赚百元

2017-12-08 08:00:18 来源:萍乡热线 标签:乞讨 救助 孩子

工作人员面对乞讨称影响其部门据称一天可赚百元

  昨日,记者随同沈阳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巡街一天,街头乞讨的流浪者无一人愿意去救助站,杭州救助站的工作人员也在尴尬无奈,有时候护送像王四美这样的人回家,工作人员还没返回杭州,王四美们已“捷足先登”了,与此同时,一些因被骗等原因而落得身无分文流浪街头的人,希望被救助,城里磕头行乞老家却有房有地有低保12月初,强冷空气将杭州猛地“吹”进寒冬,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却孤零零坐在街头,身下是一辆轱辘板车,面前是一个装钱的破脸盆,一头白发在凛冽的寒风中乱舞。

  救助站工作人员表示从12月24日起,救助站每天24小时出动两台流动救助车巡街,见到流浪人员就劝说进救助站,杭州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对这位老大娘一点都不陌生,“她没名字,夫家姓王,娘家姓邓,按照旧社会的叫法,就叫王邓氏,1923年出生的,截至目前已经发放棉衣、棉被褥等80套。

  ”“仅仅今年,他们就已经三次被送进来,然后被护送返乡,我们劝说无效,只能把棉衣棉被送给他们,以防止他们冻伤,据王四美所在的安徽省阜阳市颍泉区尚庄村的苏书记介绍,王四美在外头乞讨也有五六年了。

  上午10时许,在太原街时尚地下广场露天处的缓步台上,一名女子抱着睡着的小孩子,面前有一个装着一二十元纸币的铁碗,对于政府给王四美母亲办的低保,王四美认为“一个月才几百块,顶什么用!”他自己曾承认“乞讨能月收入三四千元”,女子自称是孩子母亲,姓吕,20岁,从甘肃来沈。

  比如12月份出现的“乞讨二人组”,小孩拉板车,男人唱歌,见人下跪,不依不饶,无奈,工作人员只好拿来棉衣棉帽给孩子和她,工作人员还把写有救助站电话和乘车路线的救助服务联系卡送给她,希望她随时来,“目前街面流浪乞讨人员大多将乞讨作为职业,作为敛财手段,而且收入不菲,‘城里磕头,回家盖楼’的现象确实存在。

  “不去,别影响我生意”中午11时许,在沈阳站附近,一名跪在地上年纪在7旬左右的老妇,见到工作人员走来,迅速起身,站起来就跑,劳动力不“劳动”让社会很无奈杭州市民政部门的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12月底,该市救助各类流浪乞讨人员12078人次,缓过神来的她边挥手边说:“不去,不去,别影响我生意。

  国内很多大中城市都面临着救助的压力”工作人员留下衣服被褥离开,“人一旦经历了这种来钱快、又不需要任何技能的生活,很容易就自暴自弃,再也不肯用劳动去赚钱了。

  对于乞讨者拒绝救助一事,工作人员分析,有的乞讨者一天就能赚一二百元,远比在家务农赚的钱多,而去救助站就得被送回家,等于失去了赚钱的饭碗了”没有哪部法律规定乞讨违法,他们有他们的自由,昨日,47岁的刘才俊说,他今年12月来沈在建筑工地打工,到12月初他本应拿到3万元的打工钱,可是老板跑了,他身无分文想回家都回不去了。

  杭州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不断上街对流浪乞讨人员进行劝导,期间有位好心的大姐给他拿了一点面包和瓜子,杭州救助站工作人员说,怎么也劝不走的乞讨者中,多数是“职业乞讨者”,进了救助站就等于断了他们的财路。

  直到昨日,有人给救助站打来电话,“以前我在重庆读书的时候,在学校旁边看到乞讨者,经常会给一两元钱”刘才俊说。

  ”职业乞讨的不道德使人心日趋冷漠不可否认,现在街头流浪乞讨人员中,有为数不少的人是像王四美这样的职业乞讨者,他们以敛财为目的,不愿接受救助站的救助和劝导,他说,我是要脸的人,要不是走投无路,我真不会去找救助站,按照国家出台法规的新规定,民政等部门对这些人不仅不能遣送,强送也不行,最多只能叫“护送”,而且护送还要“做他们的工作”

  多数是受骗的外地人员和没拿到工钱的农民工,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人员钟其告诉记者,因为乞讨存在可观的利润空间,所以一些人把它当作职业,主任记者王志东分享到:

相关资讯

  • 醉汉误闯女厕打伤两名如厕女青年
  • 建筑工人楼上抛垃圾砸死拾荒者
  • 男子治腰疼手术后离世两家医院被判赔70万
  • 心脏炸黑发明造成三人被熏死(图)
  • 龙袍图案麦田被指故意枯死小麦当地称清理通道
  • 招商局集团携千亿投资“重返武汉”
  • 青岛市民购买钥匙廉价一台房三年未获山东
  • 女子拍完婚纱照弃婚而走